当前位置: 主页 > 1分快3计划 > 海外学子与父母交流时 请不要仅说“挺好的”内容

海外学子与父母交流时 请不要仅说“挺好的”

2019-08-25 14:01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海外学子与父母交流时 请不要仅说“挺好的”

  2018年9月底,丁申昊(右)去往德国之前与母亲在浦东机场的合影。

  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

  安全话题却很少谈及

  长久以来,海外学子安全状况,一直是牵动人们关注的社会话题。随着留学人数不断增加,低龄化趋势出现,海外学子的安全问题波及到了更广泛的家庭单位。

  万美丽正在韩国留学,目前就读于国际法律经营大学国际法专业。她每天都会跟父母通过微信进行交流,有空了就用微信视频沟通聊天。一般情况下,这样的交流会保持一周3次的频率,忙碌的时候,可能会缩短为一周一次。对于大部分留学家庭来说,发达的通讯技术,打破了跨国越洋的“远距离”障碍,总体来说,并没有使学子与父母之间的沟通变少、“黏性”变弱。丁申昊正在德国波恩莱茵锡格科技大学就读,他每周都会和父母进行一次视频聊天,每逢期末考试这样的紧张时期,他还会和家人多聊聊,借以调整自己的心态和情绪。他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有些“黏人”,甚至笑称:“我妈妈有时候都觉得我有点烦。”

  食物、天气、学业这3项内容是留学家庭交流中的常见话题。但有关安全的话题,则较少成为主动、刻意谈论的内容,在交流中并没有占据很大的比例。万美丽在韩国有过走在路上被人尾随的经历。她回忆道:“有一次,我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被一个人一直跟着,直到我上了车才甩掉。这种事情,我和我朋友都遇到过。”但她从未向父母提起过这段不愉快的遭遇。“我更愿意马上通知师兄师姐,或是告知这片区里懂中文的警察。”她的想法和做法在学子中带有一定的普遍性。“告诉父母,他们也只能干着急。”万美丽这样想。丁申昊也有过涉及安全的经历。“一天半夜,室友说窗外有个人鬼鬼祟祟的,都惊动了园区的保安,估计是想入室盗窃,只是没有干成。”他大大咧咧地说:“没跟父母提过,也不是不愿意说,只是目前的这个危险程度我还能应付。但一旦心里没底,肯定会跟他们说。”文文(化名)也在德国波恩莱茵锡格科技大学学习。他觉得自己和父母的交流算不上频繁,但也没有因为距离遥远而产生隔阂。但是,文文也是有选择地跟父母聊有关安全的话题。“我主要是怕父母担心,像身边有枪击恐袭这样的事情我都闭口不谈,但像醉汉袭人这类事情还是会偶尔在交流时提及的。”他说。

  “报喜不报忧”成沟通常态

  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了许多

  都说出门在外,最能抚慰学子心灵的莫过于亲人和乡音。但矛盾的是,沟通起来既要经受“客观阻碍”,又面临着“主观困难”。

  时差,成为他们跨国交流中的一个困扰因素。丁申昊认为时差对他和父母的交流产生了不小影响。比如:有一些即时的刚发生的事情或者想法,没有机会马上拿起手机就说;当自己有空的时候,还担心打扰到父母休息。作为晚辈,学子都表现出了对父母的关心和体谅。他说“一般这样的交流,都是我按照爸妈的国内时间来安排,我算好他们正好下班、吃过饭,或者睡觉前在泡脚的时候,就会跟他们视频聊天。”

  同时,另一种现象也值得关注:那就是从主观意愿上,确实有许多人并不愿意和父母多说多交流。有的学子家庭成员之间,不太善于沟通。学子出国接触到了新环境,逐步和父母之间进一步产生了隔阂。万美丽自己身边,就有不愿与父母交流的学子朋友。“因为几乎不和父母联系。所以家里就找不到人。当时一起出国的时候,我们彼此交换紧急联系方式,所以有时候她父母还会把信息发到我这里,由我来转达。”

  除此之外,“报喜不报忧”,是很多学子与父母沟通的常态。万美丽表示:“我和父母彼此都不想让对方担心,于是就隐瞒了很多事。我遇到的安全问题不想跟他们讲,他们承受的健康问题也不愿意跟我说。”

  丁申昊认为学子应该都存在这样的情况,他说:“一个人在外面压力比较大,难免会有糟心事,尤其是有关安全的问题。所以很多时候会倾向表述和展示积极的一面,结果就是自己一个人承受了很多。”

  安全和家庭意识都需加强

  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告知细节

  “父母会嘱咐说‘出去玩要结伴而行、手机保持有电状态、时刻谨记报警电话’。”万美丽这样描述父母的担忧。

  这样的叮嘱,对于海外学子来说可不陌生。

  事实是,在各种留学安全事故不时发生的当下,学子更应该增强自身安全意识和家庭意识。

  最先需要改变的,就是不要在交流中翻来覆去就是那一句“挺好的”,而是要向亲人提供更多的安排细节和事件细节。

推荐阅读: